您当前的位置 :环球 >
软银投资的半数以上创企受疫情严重影响
2020-04-23 16:33:37   来源:腾讯科技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4月23日,据外媒报道,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全球科技帝国梦想正在破灭,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加剧了他的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亏损,而他的大举押注失败可能预示着更多痛苦。

对愿景基金的投资进行分析显示,该机构半数以上的资本投资于那些受到疫情严重影响的初创企业,或在疫情爆发前就承受巨大压力的公司。其中,愿景基金投资最多的叫车行业,使用量下降了50%以上,其支持的六家初创公司已经将IPO计划从今年推到了明年。

这家日本企业集团已经表示,在截至今年3月份的12个月,愿景基金出现了1.8万亿日元(约合170亿美元)的亏损。在此期间,孙正义依靠“直觉”进行的押注WeWork发生了惊人的内爆,这让中东的支持者们感到不安,他们为该基金提供了大部分资金。

尽管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许多问题早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存在,但疫情引发的经济崩溃暴露了批评人士长期以来所说的一种极具风险的战略,即向未经证实的业务投入巨额资金,以期使它们能够主导大型新兴市场。

软银股东Asset Value Investors公司首席执行官乔·鲍恩弗伦德(Joe Bauernfreund)表示:“愿景基金现在已经变得一团糟,这个拥有太多资金的组织在没有做足够尽职调查的情况下四处挥霍资本。”

孙正义在过去三年里将软银转变为一家科技投资者,并在愿景基金中募集了全球最大的后期投资基金。可以肯定的是,有些投资表现更好,但随着疫情爆发导致许多问题被放大,这样的例子越来越少。

交通和房地产领域遭受的打击尤其严重,愿景基金在这两个行业的投资总额达430亿美元,其中包括汽车共享公司Getround、房屋销售商OpenDoor和房地产经纪公司Compass。

三名知情人士表示,对全球旅行的限制重创了愿景基金投资的四家主要叫车公司,印度的Ola暂停了在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城市的运营。软银和Ola均拒绝置评。

Uber上个月表示,它有足够的现金储备来度过这场危机,但其股价已经比2019年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发行价低了40%。东南亚的Grab表示,其外卖业务表现良好。中国滴滴拒绝置评。

愿景基金的投资不包括软银本身在办公空间共享初创公司WeWork的全部130亿美元投资,也不包括软银对上月申请破产保护的卫星运营商OneWeb的押注。

在软银支持的初创企业中,至少有六家已将IPO计划推迟到2021年,其中包括为丰田汽车和索尼等电商网站提供支持的BigCommerce。

知情人士表示,鉴于资本市场的波动,美国外卖初创公司DoorDash也在重新评估IPO计划,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秘密提交了上市申请。DoorDash拒绝置评。BigCommerce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IPO是愿景基金筹集资金的重要手段,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PIF)和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Mubadala)等投资者获得股息。对于这样的基金来说,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安排。

两位直接了解谈话内容的人士称,PIF和穆巴达拉最近几周对该基金的表现及其派息能力表达了新的担忧。穆巴达拉发言人表示:“作为着眼于长远的合作伙伴,我们与软银就如何在我们都度过这些艰难的经济时期之际,最好地优化基金的表现进行了讨论。”PIF拒绝置评。

由于旅行限制,消费者呆在家里给愿景基金投资的部分公司带来了提振。例如,短视频应用TikTok(抖音海外版)的使用正在增长,其中国运营商字节跳动承诺在年底前将员工人数增加近一倍。韩国电商Coupang的订单激增,中国平安好医生的股价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翻了一番,原因是在线咨询的需求急剧增加。

专家表示,总体而言,只要初创企业有足够的现金安然度过经济低迷,那么复苏就可能随之而来。

不过,这样的亮点不多。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就是孙正义大胆押注失败的最佳例子。他在该公司证明自己可以赚钱之前,就为快速扩张提供了巨额资金。自那以后,旅行限制导致了全球旅游业的崩溃。

三位知情人士表示,Oyo已经收回了酒店收入保证,这是其声称不可抗力的商业模式的核心,并正在调整劳动力和放缓扩张。Oyo拒绝置评。

孙正义的投资者资历取决于他很早就押注于中国电商领军企业阿里巴巴。然而,这位亿万富翁经历了一系列挫折,包括在试图上市失败后纾困WeWork。

随着软银现金推动的快速扩张接近尾声,整个投资组合中的初创企业一直难以证明盈利途径,或者已经采取了裁员等措施。鉴于愿景基金的投资可能亏损,分析师表示,其投资现在的估值可能低于成本。此外,这些麻烦让孙正义募集第二笔巨型基金的计划化为泡影。

知情人士说,愿景基金支持者和包括美国维权投资者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在内的软银利益相关者已呼吁董事会成立一个委员会,监督孙正义的重大投资。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的风险合伙人本·纳拉辛(Ben Narasin)表示:“我不认为愿景基金的运作方式与许多人的预期相去甚远。在某些情况下,软银的押注是否有意义还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其他人说得很对,但很可能会受到新冠疫情现实的阻碍。”

愿景基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合伙人表示,疫情对经济的打击远远超出了该基金在疫情爆发初期的预期。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师克里斯·莱恩(Chris Lane)说:“在去年11月份,软银表示约有15家投资公司可能会破产。显然,自那以来,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最终有30家公司破产,我依然不会感到惊讶。”



[责任编辑:ruirui]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联系QQ(992 5835),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联系邮箱: 9 92583 5@qq.com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中国焦点日报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