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头条 >
网络互助又添互联网公司新玩家,小米数科入局​
2020-05-26 08:44:14   来源:蓝鲸财经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又一互联网公司涉足网络互助领域。近日,小米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米数科”)成立全资子公司北京守望相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守望相助”)。近年来,通过互助形式意图切入保险市场的互联网公司不在少数,扩版图、转化流量、打造新兴利润点,各有图谋。

格局渐丰富的同时,网络互助也面临监管真空的窘境,如何强化监管,成为业内关注焦点。两会期间,“网络互助”成为代表、委员倡议热词,譬如加强网络互助监管顶层设计,创新监管方式,解决问题、清除隐患,把风险关进制度“笼子”里,防止平台野蛮生长。

网络互助又添互联网公司新玩家,小米数科入局​

5月20日,小米数科成立全资子公司守望相助,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小米联合创始人、小米金融董事长兼CEO洪锋。小米金融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意在进入网络互助领域,借助数字科技的力量为消费者提供普惠互助保障服务。这也意味着,又一家互联网公司进军网络互助领域。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截至目前,已有不少互联网公司涉足网络互助。2018年,较先入局的有蚂蚁金服的相互宝;2019年,滴滴、苏宁、美团、360、百度等互联网公司也加入战局,分别发起设立点滴相互、宁互宝、美团互助、360互助、灯火互助等互助计划;2020年1月,新浪微博联合壁虎互助,推出新浪互助。

纵观网络互助发展变化,国内网络互助最早起源可追溯于2011年成立的抗癌公社(后改名为“康爱公社”),到2015年,形成了壁虎互助、e互助、康爱公社、夸克联盟等为代表的“老四家”。至今,互联网巨头则纷纷涌入成为新玩家,尽管这些新兴平台目前还处于发展早期,但由于背后有大型互联网公司支持,具备海量成员触达能力和各有特色的生态圈,具有一定发展潜力。

事实上,网络互助蓬勃发展,离不开旺盛的健康保障需求。近几年,社会公众健康保障需求在觉醒,以数据变化来看,2018年、2019年、2020年1季度,健康险同比涨幅分别为24.12%、29.7%、21.59%,成为行业增速最快的险种。

但商业健康险覆盖面仍然相对有限,而网络互助凭借参与门槛低、可及性强的特点,有助于填补居民健康保障缺口,在医保和商业保险之外,成为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一支重要补充形式。

如今,相互宝这一大型互助平台,会员规模超亿人;轻松互助、水滴互助、美团互助会员超过千万;但多数互联网公司旗下互助平台会员人数未超500万人,宁互宝、灯火互助、新浪互助会员规模不足百万。

蚂蚁集团研究院发布的《网络互助白皮书(2020年)》预测,未来5年网络互助行业将迎来加速发展。2019年底,我国网络互助服务平台的实际分摊人数为1.5亿(去重后),预计2025年网络互助成员将达到4.5亿。

在产品端,针对不同群体实际保障需求,大型互助平台也开始对互助产品进行丰富细化,从大病互助计划,新增针对慢性病人群、老年群体的防癌互助计划,以及综合意外互助计划等,形式逐步丰富。

需要警惕的是,当前,网络互助平台没有纳入监管范畴,没有明确监管职责、行业标准,各平台在商业模式、运营流程、收费标准、业务规模、服务水平等方面有一定差异,自然也存在潜在风险。

加强顶层设计、创新监管方式,给风险上锁

如何对网络互助实行监管,成了头等大事。恰值两会期间,蓝鲸保险关注到,“网络互助”也成了代表、委员倡议的高频词。

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分析,网络互助不属于慈善法所规范的慈善募捐、慈善捐赠等慈善公益行为,也不是保险法、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定义的保险和相互保险,但其具有一定的商业保险特征,需要加强有关问题的研究,应明确监管职责,采取必要措施,进一步控制风险,并推动法律制度建设,逐步建立健全法律基础。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精算研究所所长张琳指出,网络互助领域主要存在三方面的问题,一是夸大宣传普遍存在;二是资金池监管存在风险,据其研究统计,前六名网络互助平台沉淀的资金超过38亿人民币;三是计提费用的方式有可能损害消费者的权利,“归根到底是网络互助监管的顶层设计缺失”。

基于此,张琳也给出了建议,首先,是将网络互助纳入保险监管体系实行统一监管,设定规范性的市场运营机制,健全会员准入标准体系和事后评估审查体系,要求互助平台进行报备,防范逆选择风险和事后道德风险。做好加入条件的告知,规范宣传用语,建立专业化核赔机制,配置合理的风控队伍,完善计提费用等。

其次,建议对资金池行为加以限制。要对资金托管方式给予导向,借鉴网约车、共享单车平台及其他共享经济模式治理的经验,不得设立资金池,资金委托于第三方银行或商业保险公司监管,加强网络互助平台资金安全的保障。

三是,建议成立网络互助协会。以规范网络互助从业主体违法违规行为,促进行业健康、规范、可持续发展。

事实上,网络互助的市场参与主体也在寻求行业自律的方法。2020年3月,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发布了全国首个网络互助团体标准,这一标准,由蚂蚁金服牵头,联合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等6家产业、学术、研究机构共同定制。标准首次提出了网络互助的“四要一不要”原则:要实名制、全程风控、审核独立、公开透明,不要资金风险。这一标准以相互宝模式为参考,也是目前互助市场唯一可参考的体系化标准。

“如果完全按照现有保险监管模式进行监管,这与普惠金融、民主金融的发展相差甚远,更与互联网文化无法契合,网络互助注定也不会得到快速发展”,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精算研究院精算科技实验室主任陈辉向蓝鲸保险介绍称。

陈辉建议,在明确网络互助的保险性质、明确银保监会为网络互助的监管机构、明确《保险法》中对网络互助进行规定的基础之上,还要创新网络互助监管方式,关键是强化网络互助的契约关系,体现共享、合作、互助理念。

在陈辉看来,目前网络相互计划运营整体来看还比较理想,而这一创新模式,也给予经济更多活性。(蓝鲸保险 李丹萍 雷赛兰)



[责任编辑:ruirui]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联系QQ(992 5835),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联系邮箱: 9 92583 5@qq.com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中国焦点日报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