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陶瓷资料 » 走进御窑元华堂鸡缸杯制作车间 看鸡缸杯怎么诞生

走进御窑元华堂鸡缸杯制作车间 看鸡缸杯怎么诞生

发布日期:2018-11-16 14:53:31     来源:新浪收藏

“这是一只欲啄又止、大胆且个头最大的小鸡,想啄却又两腿不敢往前站的姿态……”

2014年7月末,距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拍得2.8个亿已过了三个多月,笔者因工作之便有幸来到景德镇,顺道朝圣了这只神奇斗彩杯的诞生之地。

没来景德镇之前,笔者就曾想过收几只现代复烧的成化斗彩鸡缸杯赏玩赠友。遗憾的是,虽然在“2.8亿鸡缸杯”热潮带动下的仿古瓷市场,呈现出“满城尽做鸡缸杯”的景象,不但罕有精品,倒是器形有误、画风无韵、借某大师之名胡乱定价的产品充斥其中。

实际上在信息科技手段高速发达的今天,人们获得古代精品陶瓷上诸如器形、画工韵味、色彩、款识风格等信息的难度已经大大降低,现代制作的一些仿古瓷器,有些也能逐渐接近于古代精品的韵味。但在市场经济利益的推动下,“慢工出细活儿”的传统陶瓷手工业里,有些人也开始过于追求“快速准确的市场投放”和“广告包装”等营销手段,而产品的品控则因为一个“快”字被迫牺牲。

笔者此行景德镇,先后在樊家井、国贸、古玩城、老厂等陶瓷商圈看到了不同价位及制作水平的鸡缸杯。便宜的拿货价十来块钱,贵的上万,臆造器型的也不少,有些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甚至有了圈足(本为卧足)。凑巧的是,坐落于景德镇御窑厂内的中国御窑工艺博物馆正在举办《皇帝的瓷器——景德镇珠山御窑出土瓷器精品集粹》特展,里面便展出有未进行釉上彩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真品。看过真品,再看市场中的现代仿制品,器型、画工差异明显。

同行的一位友人知道笔者喜欢鸡缸杯,便推荐去御窑元华堂走走。在朋友的引荐下,笔者有幸参观了御窑元华堂的各车间厂房,原料车间、烧制车间、拉坯利坯车间、上釉车间、粉彩车间、青花车间及研发车间等处,认真专注是笔者从这里几乎每个人眼中都能看到的东西。每个车间都对应有严格的质检部门,他们对器型、上釉的薄厚、青花发色、画工都有极为严苛的标准。明清御窑,严格的品控标准让很多整器成为了瓷片由此深埋土中,而今天御窑元华堂传承了这一标准。烧制车间内的朱师傅,对着刚“刚出炉”的一炉瓷器给笔者讲釉料薄厚、炉温对青花发色的影响、上釉不匀在烧制后可能产生的色差、釉厚导致的积釉等问题,虽然笔者对瓷器不甚了解,但可以感受到来自生产一线解答问题的专业。

鸡缸杯车间是此行的重点,其中在釉下青花组内,笔者发现每位画师的桌旁都有几页图文并茂类似说明书的东西,这让笔者大为不解……陪同参观的御窑元华堂江斌老师先让笔者看了一组图片,里面是御窑元华堂董事长向元华先生亲自指导鸡缸杯生产制作各环节的内容。据江老师讲,为了能让画师们感受到古人所绘鸡缸杯上图案的意境,向元华先生与公司研发团队反复研究,撰写出了一份详细的具体到每只鸡躯体语言的绘画说明,也就是本文首段的文字。釉下寥寥几笔,形似易,神似难。

小小一只鸡缸杯,对器形的制作,画工的意境都有着极高的要求。“无论是胚体厚度、底足直径、补水工艺,还是整体绘画的讲解、釉下青花的绘制,向董都要亲自去测、去画、去讲”。江老师对笔者说道。实际上,御窑元华堂早在好几年前就开始研发成化斗彩鸡缸杯,这些年来不断的改良生产。“单就器形来说,今年就调整了好几个版本,还不能完全达到向董的标准”。

文化产品的价值来自它的文化沉淀,如果急功近利只是为了短期小利,这个产品必然是轻浮的、也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御窑之所以为收藏上品,既有皇家血统、精琢技艺的原因,也来自于从千百万被砸瓷器中铸就而来的御窑品质。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