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陶瓷人物 » 当经典遇到陶瓷,章朝辉高温颜色秞绘画的东方气质

当经典遇到陶瓷,章朝辉高温颜色秞绘画的东方气质

发布日期:2016-7-29 16:23:35     来源:今日头条

高温颜色釉是火焰中最难以捕捉的精灵,而章朝辉这些年的努力和艺术实践,就是与这妙曼而又多变的精灵对话。

章朝辉的徽派老屋、戏曲人物,西藏组画系列作品,将高温颜色釉的材料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至。章朝辉对工艺、材质、绘画、创作题材的娴熟把握,使作品在景德镇本土具有了非常鲜明的个性符号。他试图创建的“高温颜色釉绘画学”已成为江西省高校的重点研究课题。而他的这项研究,对于丰富陶瓷的表现力,推动陶瓷艺术成为主流艺术,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

章朝辉是一个对陶瓷艺术的未来走向有使命感的人,他的《十一届美展陶艺展的傲慢与偏见》发表在权威的《美术报》上,对一些轻视陶瓷艺术的现向提出批评和责问。

老屋

老屋,是章朝辉永远的故乡情节。

章朝辉出生在景德镇市浮梁县北部山区的一个小村落,中学时代就读寄宿学校,由于他从读书起就热爱画画,偏科很历害,高考屡屡受挫,但每次离开这个村庄,他都能感到妈妈温暖的目光,而每次从学校回到家里,灶头上弥漫的饭菜香味,就化解了所有的幸酸委屈。

章朝辉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美术系,之后任教于景德镇市高等专科学校艺术系。对于陶瓷艺术而言,他同样是一个外来者。但身处景德镇这样一座艺术之城,作为一个学习绘画的人来说,“碰瓷”的魅力是无法抗拒的。章朝辉画过很长一段时间青花、粉彩,几年之后,对传统的陶瓷工艺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但让他感到困惑的是,他钟爱的油画的厚重、斑斓色彩,在瓷器上很难有所表现。
陶瓷艺术亦被称之为火的艺术,章朝辉最终将目光锁定在“窑变”,尝试用釉料在瓷板上绘画,章朝辉认为,颜色釉真正体现出了火的艺术,它需要经过高温煅烧,充满神秘和未知感。

长达5年的时间里,章朝辉不停的在各个窑口试“照子”,不断试验、不断失败、不断积累,成百上千的照子就成了章朝辉的“笔记”,作画需要特定的颜色时,他就去翻这些照子。通过艰辛的实验和对色彩敏感的天赋,现在章朝辉已对各种颜色釉的物理变化了然于心。

章朝辉说自己就像一名交响乐团的指挥师将各种色彩成竹于胸,想像着各种色彩各司其职组合成他预想的画面。

在题材的选择上,章朝辉最初选择了徽派建筑,这里即有他对故乡的深深眷恋,也得益于他常年带学生去安徽的西递、宏村写生。中国古典建筑讲究风水,包含了很多天人合一的思想,深宅大院,大红灯笼,白墙黑瓦,厚重沧桑,为了将这些画面完美的呈现,章朝辉选择了形状接近老屋的镶器,这种独特的器形有四个面构成,非常适合表现老屋的各个角度。

油画创作比较直观,在画的过程中会不断涌现灵感,可以反复修改、润色。颜色釉是火的艺术,每件作品都要经过1300℃煅烧,都是一次性烧成,在烧制完成之前看不出效果,中间有个期待过程,这需要大量的画外功夫积累,包括了解颜色釉的料性和丰厚的艺术才情。

章朝辉通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找到打开神秘之门的钥匙。

这组作品一面世就引来了好评如潮,李菊生教授是这样评价章朝辉的:我感觉他是一个能耐得住寂寞、坚持独立思考的青年艺术家,他的作品《老屋》系列在题材上自成一体,与千篇一律并成为市场主流的花鸟、美人、高士有了明显的区别,他的艺术实践和探索值得期待。

戏曲

《老屋》的成功引来圈内人的喝彩,但如何能让市场能让更多的人认同,这是一个需要章朝辉破解的课题。

京剧是中国的“国粹”,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独有符号,它的行当全面、表演成熟、气势宏美。它的许多表现手法宛如国画中的大写意,一个人在舞台上就能调动千军万马。

特别是京剧脸谱,在演员的脸上涂上某种颜色,以象征这个人的性格和特质,角色和命运,为了帮助观众理解剧情,红脸含有褒义,代表忠勇;黑脸为中性,代表猛智;蓝脸和绿脸也为中性,代表草莽英雄;黄脸和白脸含贬义,代表凶诈凶恶;金脸和银脸是神秘,代表神妖。如此多的场面、服饰、脸谱、各具鲜明特色的人物,需要一个单一的陶瓷画面来完成一部戏的经典内容,这对于章朝辉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章朝辉意识到,颜色釉在陶瓷绘画上进行探索,仅仅是攻克对材料的熟练把握程度是远远不够的,而是要求自已具有捕捉典型形象的能力。传统京剧是通过程式化的动作、语言、服装和道具来叙述故事。如果抓住了这点,陶瓷绘画的一个画面同样能表现京剧的一个名段。

在一篇创作谈中,章朝辉就作《贵妃醉酒》谈了自己的感悟,围绕一个“醉”字做文章,突出人物的面部表情,把杨贵妃的醉态、媚态刻画出来,通过对其眼睛的细致处理和服饰色彩处理,把杨贵妃的内心世界展现给读者,贵妃脸上的两朵腮红就更见其功力,这两朵腮红是用喷枪喷釉的,但喷厚了就太红,喷慢了又会有斑点,只有喷得不厚不薄,不快不慢,才能让这两朵腮红使贵妃醉酒娇态尽显。虽然仅仅是一个画面,但同样能从中领略到京剧的独有魅力。

《霸王别姬》、《贵妃醉酒》、《牡丹亭》等一系列作品成为这一阶段他的代表作,无论学术高度还是市场潜力,他的作品打动了许多人,成为众多收藏家的新宠。

西藏

如果一个人的梦想足够远大,又有勇气而且用心去追寻,那么真的可以创造一切,由油画至高温颜色釉瓷画、由老屋到画京剧人物,章朝辉完成了艺术创作的一次次蜕变。

2011年夏,章朝晖偕同友人进入藏区采风、生活。素有世界之巅的青藏高原,在一种亘古寂静的境界里充满着淡泊与大气、无私与善良,这或许就是一种青藏高原的个性精神,一种居世界之颠让庸人哀叹不及的气质。站在高原之巅,章朝晖领略到了高度带给他新的视野和辉煌大气。他感觉到自己不仅站在了世界的高度,也站到了精神世界的顶峰,他的艺术生命壮阔的景观由此打开。

章朝晖开始探索用陶瓷绘画语言、用颜色釉的斑斓色彩,再现那注满灵动与激情的西藏风情画面。高温颜色釉.其与身俱来的尊贵感、釉料在高温窑变后的璀璨光色、能够万世留存的特质,去表现青藏高原这块神秘的土地的苍凉、静谧与神圣,给章朝晖原有的作品赋予了新的艺术表现力。这些作品成为章朝晖,“老屋”、“戏曲”系列外的又一新的艺术表现体系。

章朝晖说:“西藏之行,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磨灭的记忆。随着岁月流逝,我仍被这些记忆所感动。”章朝晖以鲜明、醒目的颜色釉重彩去表现浩瀚黄沙、寂静穹庐,燃烧升腾的烟云、神山圣湖的壮美。那些斑斑驳驳的肌理和粗犷凝重的釉色形成或荒凉、或悲壮、或雄浑的艺术氛围,强烈震撼你的心灵。面对他的作品,你有时不得不凝神遐思,有时又异常激情澎湃。

在这些色彩明快的强烈对比之外,章朝晖的作品又体现着高度的和谐统一。鲜明的对比色之间,巧妙地运用色块之间的自然过渡,取得极为明快、和谐、生动的艺术效果。他的人物塑造和形象的捕捉准确而生动,是来自于西藏人民生活最真实的描绘,朴素、真实而自然。章朝晖笔下的藏族少女俊美而不甜俗,呈露本色之美、灵性之真。

从章朝晖西藏系列作品,我们似乎领悟到章朝晖十几年执着寻觅探索的原因了。能有勇气攀上世界之颠的人,也一定是充满勇敢和探索精神,否则,他何以能拥有如此跌宕起伏生命体验呢?

 
更多
  
 
 
最新资讯